您的位置> 益庆后碾网>历史>赌博好害怕·高考值得我们怀念吗?这部纪录片戳中了每个中国人的痛点

赌博好害怕·高考值得我们怀念吗?这部纪录片戳中了每个中国人的痛点

作者:匿名      日期:2020-01-11 12:41:04

赌博好害怕·高考值得我们怀念吗?这部纪录片戳中了每个中国人的痛点

赌博好害怕,人的一生,有三个重要的生命节点。

出生、结婚、死亡。

中国人的一生有四个。

出生、高考、结婚、死亡。

一年一度的高考,越来越像是一种全民节日。

人们像计算年龄一般,计算着自己离高考过去了多长时间。

生日值得纪念,是因为那一天意味着母亲的受难。

高考,则是一个人自己的“受难”——

《高三》

2005年的一部纪录片。

豆瓣近3万人打出8.4分。

导演周浩,记者出身。

喜欢关注社会议题,擅长发现日常中的爆点。

高考,人人都经历过,按说应该平常无奇。

周浩去拍,却拍得触目惊心。

格局不大。

只是简单记录福建省一个高三毕业班的真实生活。

“剧情”很弱。

上课、开会、自习、考试、睡觉。

奇就奇在,在这种日复一日的生活上,放了一对旁观者的眼睛。

当局者迷,旁观者清。

稍微拉开点距离,你就发现一切都不对劲。

第一主人公,王锦春,这个毕业班的班主任。

一开始先是一段带着矛盾的自我辩解。

“局内人,可能很理解我们这些人,对我们的做法不会有什么过分的评价;但那些专家、学者,可能会从这个片子里,看到许多许多不应该的东西。”

付出代价,改变命运。

他用一种务实的态度,这样给高考下了定义。

如此一来,高考的是非对错,在他,在学生,都不再是一个需要考虑的问题。

一切的思考,都限定在目标和手段的范畴之内。

片中有很大的篇幅,讲的都是这位老师向学生们灌输吃苦精神。

他喜欢引用名人名言。

汪国真——

“我不去想是否能够成功,既然选择了远方,便只顾风雨兼程。”

柳永——

“衣带渐宽终不悔,为伊消得人憔悴。”

齐秦——

“我只有咬着冷冷的牙,报以两声长啸。”

原本为求真求美的艺术作品,无不被他解读出成功学的意味。

高考仿佛成了一种宗教,要求信徒们去牺牲、苦修。

而王锦春俨然是一位传教士,每每情绪激动地宣扬着未来的救赎。

他的宣讲奏效了。

或者说,对吃苦的崇拜,早已经渗透进了学校的每个角落,他唤醒着它、守卫着它。

几乎每一个学生,都相信吃苦,践行着吃苦,并为吃苦吃得不够深感不安。

一个女孩写日记——

“离高考越近了,我怕失败,我怕考砸。我天天在退步,别人天天在进步。我开始失眠。我为什么怕?我怕别人笑,我怕父母骂,我怕失败。”

班会上他们这样讲——

“希望我们努力。我想送给大家一句话,‘辛苦这一年,开心一百年。’”

受着负疚感的折磨——

“感觉在教室里面不读书的话,我就觉得自己有一种罪恶感,有时候想起来身上会发抖一样。”

总是睡不够,梦里全是惶恐——

“后面有个人一直在追,好像拿着刀还是拿着枪,然后我就拼命跑,怎么跑也跑不动。”

或者否定自己——

“我觉得我不是读书的料,现在社会只有读书才会有出息。”

导演费了较多的笔墨在一个不听管教的男生身上。

他时常旷课、翻墙出校、去网吧打游戏、考场睡觉,遭到学校警告处分。

这么叛逆,那他是不是跟别的同学有不一样的想法?

不是——

“也许有一天,我们再相逢,睁开眼睛看清楚,我才是英雄。”

顺从还是反叛,区别只是姿势不太一样。

复仇般隐忍,追求一夜暴富一样的出人头地,已经融进了学生们的骨子里。

家长们虽不参加高考,同样也被这样的思维方式掌控。

王锦春在家长动员会上,倡议家长在这一年保障家庭和睦——

“你要离婚,等你孩子考出去再离。”

做农民的父母,希望孩子别再像自己这样辛苦。

供不起,就向亲戚、向朋友借。

家境稍好的,考虑着卖房送孩子出国。

都不容易。

听上去,王锦春似乎过于狂热和偏执。

可他恰恰只是一个普普通通的老师。

讲话喜欢抖腿,头发常年油腻。

在千千万万的老师中,他应该还是比较好的一个。

有责任感,跟学生相处讲究方法和策略,总体而言倾向于和善待人。

学生们也大都喜欢他,尊敬他。

在我看,或许他应该更讨厌一些。

这样,学生就能稍微离他远点,怀疑他讲出来的那些话。

为了能考上大学,那就得花时间备考,这没错。

问题出在,他将吃苦当成了一种应该受到绝对肯定的价值去讲。

作为一位教育者,他这样做未必是恰当的。

明确高考是一种务实的人生选择,并不能帮他卸下带领学生明辨是非的义务。

他应当承担起启蒙者的角色,教导学生学会独立思考。

让学生反思,该如何正确地看待高考,到底什么才是良好的生活。

中学教育之过,一直便在于它只为应试服务,有时忽略了教育的本分。

追问意义,成了对学生来说最不重要的一件事。

到头来,中学成了一个荒诞的、悖论式的存在——

将你的全身心都投入进去,就是为了有一天能逃离出去。

这不是王锦春一个人的错,也不只是教育系统内部的问题。

考试、做官的认知,渊源悠久,传播深远。

片中的一次会议上,校领导拿南京的教育改革做反面教材。

南京搞素质教育实验,因为升学率降低、家长施压,最后不了了之。

改不了。

因为大学很重要。

上不了好大学,就找不到好工作。

独立思考的精神、行动的能力,被丢进角落,让位给了熠熠生辉的毕业证书。

如此,很难想明白教育到底在干什么。

也许,它只是一个总和趋于0的内部循环系统——

通过中小学教育的圈养,让学生形成种种不当的认知。

再通过大学教育的散养,让不当的认知渐渐自行消散。

后面一条,有时候得靠运气。

瞧瞧我们现在身处的环境,就知道中学教育的影响,有多么根深蒂固。

文 | 甜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