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益庆后碾网>音乐>周杰伦新歌背后的音乐版权江湖:授权繁杂价格混乱 重金囤积纷争

周杰伦新歌背后的音乐版权江湖:授权繁杂价格混乱 重金囤积纷争

作者:匿名      日期:2019-11-10 16:50:41

时代周刊记者:刘伟琪

周杰伦的新歌引起了连锁反应,在数字音乐市场引起了轰动。

9月16日晚,周杰伦的新歌《说不要哭》在腾讯音乐集团的qq音乐、酷我音乐和酷狗音乐三大平台上推出。新歌发布后不久,qq音乐服务器崩溃,导致平台一度处于“瘫痪”状态,再次证实“晚霞粉丝”才是真正的流量!

周杰伦的新歌引起的反响实际上反映了超级ip在音乐领域的影响。从短期来看,这将有助于平台吸引更多新流量,歌曲销售也将有助于平台盈利。”易观国际分析师李松林9月18日表示。

据报道,目前三大平台的销售额已超过2000万英镑。这一成就使数字音乐市场再次看到会员付费的曙光。9月18日,业内一些人士向《时代周刊》记者透露,“这首歌能赚多少取决于股票的比例。与收入相比,腾讯音乐这次的股价可能更有利可图。”截至18日收盘,腾讯音乐股价上涨1.29%,收于14.09美元。

事实上,这一次周杰伦的新歌是腾讯的独家版权,数字音乐市场的版权问题一直是一个不断的争议。热门新歌再次将版权问题摆在桌面上。

腾讯音乐独家版权

“微博服务器瘫痪测试了交通明星的受欢迎程度。周杰伦找到了另一种直接破解qq音乐的方法。一些网民开玩笑说,由于qq音乐的独家版权,它成为第一个服务器崩溃的音乐平台。9月16日晚上,网民们取笑周杰伦的新歌。

自预售开始以来,周杰伦的新歌热潮就已初露端倪。发布前,整个网络的预售销量超过100万份,7分钟发布的销量超过500万份。不仅赢得了2019年的三大平台。即使在发布的当晚,周杰伦的新歌也占据了微博搜索列表前五名的三个话题,人气也是显而易见的。

由于周杰伦新歌的流行,腾讯音乐集团的三个平台已经被热搜了好几天,成为各种媒体的热门话题,这让网易云音乐和无版权虾音乐更加寂寞。

2018年4月,在腾讯音乐再授权合作期间,网易云音乐侵权并超越授权范围使用,并停止向网易云音乐授权珠宝音乐版权。从那以后,网易云音乐已经摘掉了周杰伦的所有歌曲。

虽然在2018年国家版权局“亲自”推动腾讯音乐和网易云音乐达成版权合作,要求双方授权对方的音乐作品达到自己专属音乐作品数量的99%以上。但很明显,周杰伦的新歌是qq音乐唯一1%的独家版权。

此前,一些媒体透露,腾讯音乐可能因为1%的独家版权而被国家市场监督管理局“反垄断调查”了约8个月。对此,《时代周刊》的记者证实了腾讯音乐集团的说法,对方表示不会对此做出回应。

在网易第一季度收益报告会议上,首席执行官丁磊也提到音乐版权被一些公司以高价垄断,这对中国网络音乐产业的发展产生了负面影响。他甚至透露,中国已经在这方面展开了反垄断调查。这似乎也证实了腾讯音乐受到反垄断调查的事实。

9月18日,上海汉生律师事务所律师方莉解释了音乐版权是否存在垄断。在线音乐平台在获取版权过程中可能被认定为垄断的主要情况是,其他版权方的合并和收购构成了运营商的集中和市场支配地位的滥用,从而导致竞争的消除和限制。中国法律没有明确音乐版权垄断的概念和认定。是否构成垄断应当结合《反垄断法》、《反不正当竞争法》等法律的规定来确定。"

方莉进一步向《时代周刊》记者解释说,例如,一个在线音乐平台花了很多钱囤积版权,并通过并购、交叉许可等方式占据了市场的主导地位。虽然其他平台可以通过分许可获得版权,但此举可能会提高其他平台获得歌曲许可的价格,用户获得歌曲的成本也在不断增加。此外,分许可合同的期限一般较短,其他平台将面临合同到期后歌曲将被下架的风险,从而影响其竞争力。在这种情况下,它被怀疑构成垄断。

因此,即使腾讯拥有独家版权,腾讯音乐在获得版权收入方面仍面临诸多挑战。同时,根据腾讯音乐第二季度财务报告,腾讯音乐每月有6.52亿活跃用户和3100万在线音乐付费用户,占4.75%。尽管本季度付费用户数量同比增长33%,但每月arpu值从2018年第二季度的8.7元降至2019年第二季度的8.6元,降幅为1.1%。

腾讯音乐上半年总收入为116.34亿元,其中在线音乐收入为31.67亿元,占总收入的27.22%。社会娱乐收入84.67亿元,占72.78%。虽然腾讯音乐拥有庞大的音乐库,但在线音乐收入仍然相对较少,社交娱乐是其收入的主要来源。

“从财务报告中可以发现,腾讯音乐最赚钱的不是qq音乐,而是全国卡拉ok。”9月18日,一位业内人士告诉《时代周刊》记者。

版权业务仍有争议。

音乐市场的版权业务不仅是在线音乐平台的音乐支付,也是B-side的商业市场。然而,无论是c还是b,版权纠纷都不可避免地没有得到解决。

“目前,音乐市场上的版权业务是按照乙端的丙端划分的。腾讯音乐集团、网易云音乐、虾音乐等都是由C端通过信息网络传播的。”9月18日,为乙方做业务授权的vfine音乐主管刘伟告诉《时代周刊》记者。

“tob级别的商业音乐市场很大,但许多人在提到音乐版权时,只知道qq music和网易cloud。如果中国的数字音乐市场想要发展得好,仅靠终端支付是做不到的。否则,为什么这么多音乐家不得不做兼职,仅仅因为音乐不赚钱?”在刘伟看来,音乐市场最大的问题是音乐家不能赚钱。没有钱,就没有高质量作品的连续产出。音乐家的音乐作品需要正视,需要更加成熟和标准的模式来实现其价值。然而,面向乙方的音乐版权发行平台可以在一定程度上缓解现有的矛盾。

根据vfine负责人提供的信息,目前国内音乐版权分配模式是创作者授权唱片公司音乐版权,唱片公司授权版权分配平台和版权监管机构,最后版权分配平台和监管机构授权下游客户,形成完整的商业闭环。

从图片比较中,我们可以发现国内模式与国外模式略有不同,还有一个由唱片公司授权的附加链接。《时代周刊》的记者就此询问了vfine的负责人。另一方说,“复杂的授权过程直接导致了定价混乱和版权混乱。”这也是国内版权纠纷频繁发生的原因。

目前,以vfinemusic公司为例,vfinemusic对B端市场的授权范围涵盖了各种在线和离线渠道,可用于广告、影视综艺节目、游戏、应用、离线活动、商店、智能硬件等多种形式的项目。

据介绍,常见的版权模式有分销、收购、批量和单一。分割比根据不同模式确定,5/5、4/6和3/7都是可能的。“这个比例主要是基于音乐家自身的名气、素质、吸引力和合作。然而,最重要的是权力属于版权公司。一些音乐家的版权直接委托给版权公司,这取决于版权公司的发言权。”

与音乐平台的版权纠纷不同,音乐版权分配平台的纠纷大多以维护创作者的权益为基础。7月23日,vfine music起诉了一家名为papitube的短片mcn组织。

据vfine music称,独立音乐制造商lulatone在2018年了解到,博客作者bigger research institute将原创音乐《走在人行道上》用作商业视频的bgm。由于跨境维权困难,后者在去年12月确立与vfine音乐合作的意向后,协助vfine音乐维权。8月13日,该案在北京互联网法院举行了第二次听证会,但尚未宣布判决。

无论是面向B端市场的在线音乐平台还是音乐版权分销平台,音乐版权都存在诸多问题,数字音乐行业的版权监管问题亟待解决。

本网站上的内容(包括但不限于文本、图片、音频和视频)除重印外,均受时代在线版权保护,未经书面同意,禁止重印、链接、粘贴或以其他方式使用。如果违反上述声明,网站将调查其相关法律责任。如需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转载,请联系丁先生:chiding@time-weekly.com

特区彩票网 广东快乐十分开奖结果 天津十一选五开奖结果